推广 热搜: 微商  微商代理  货源  微商世界网  微商货源  微商代理货源网  微商网  客户  微商货源网  微信 

“微商本无罪 警方破获微商售卖微整形假药案涉案超3亿元

   日期:2018-10-12     来源:www.juhequnkong.net    作者:酷有拿货网    浏览:953    
核心提示:程硕聚合群控系统:核心防封技术,无需手机/流量卡(网址:www.qunkongxitong.com)我国专门用于打击传销的行政法规《禁止传销条例


程硕聚合群控软件
程硕聚合群控系统:核心防封技术,无需手机/流量卡
(网址:www.qunkongxitong.com)

我国专门用于打击传销的行政法规《禁止传销条例》,是自2005年11月1日起施行,主要是针对传统传销进行的法律制度设计,鉴于当时还未出现微信这种社交工具,对这种新型传销并未涉及。

近日,央视报道了国内首例微信传销案,自称“亚洲催眠大师”的陈某打着“月入百万”的旗号,在南京、上海等地授课,教人使用微信,并让大家购买这些课程的代理权、发展新会员,借此敛财460多万元。近日,这起南京首例微信传销案在玄武法院审理。


微信快速普及推动微商的蓬勃发展。

数据显示,目前微商从业人数已经突破1000万大关,与微商相伴而生的是,假货、诈骗等微商乱象也叠加出现,特别是“微商传销”披上了“移动互联网”的外衣,带来更多的迷惑性,给微商健康良性崛起蒙上阴影。


需要看到的是,当前依法对“微商传销”治理还存在法律滞后的问题。


我国专门用于打击传销的行政法规《禁止传销条例》,是自2005年11月1日起施行,主要是针对传统传销进行的法律制度设计,鉴于当时还未出现微信这种社交工具,对这种新型传销并未涉及。这给工商、公安等部门打击“微商传销”带来了一定的制约。

从取证看,“微商传销”只是发生在熟人间的网络虚拟社会,相对传统传销更具广泛性、互动性,相对其他网络违法犯罪更具隐蔽性等特点,这决定了工商、公安等部门执法取证相对传统传销更加困难。执法办案讲究“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取证难甚至对有些行为无法取证,势必让有些不法分子不能受到应有惩罚、乃至逃脱惩罚。


从查处措施看,《禁止传销条例》规定了八种查处措施,但很多措施无法适用“微商传销”,譬如责令停止相关活动、查封涉嫌传销的经营场所等,鉴于微信账号申请的便捷性,即便对涉嫌从事传销活动的微信账号予以查封,也能重新申请一个账号继续实施相关活动。不仅如此,针对“微商传销”还有执法程序、法律责任等诸多方面需要进一步细化明确,为执法办案、实施监管提供清晰的遵循准则。

微商本无罪,传销坏名声。



“微商传销”是寄生在微商肌体上的“吸血虫”,传销治理务必紧跟年代步伐,看清传销新动向,加快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为“微商传销”开出正当其时的法治药。但是修订完善相关法律、法规有严格的程序,不可能一蹴而就,面对日益严峻的“微商传销”,需要执法机关运用好现有法治手段,做好打击治理,需要微信服务提供商加强行业自律,强化对信息传输把关,也需要大型电商优化微商平台布局,多方发力,切实引导微商朝着正规化、有序化发展。


程硕抖音群控软件
程硕聚合群控系统:聚合微信、QQ、抖音、陌陌、探探、小红书、Facebook等主流社交APP为一体
(网址:www.chengshuovip.cn)

你的朋友圈,有在卖“美白针”“瘦脸针”的代购吗?“很多人觉得打太阳穴显脸大,事实却是决定你脸大不大的是你颧骨下……你用补满太阳穴只会显出饱满五官协调……”

  这样的内容,你有没有从自己办了卡的美容院“小姐妹”那里看到。但是,销售这些没有国药准字号的产品违法,你可知道?

  今天上午,浙江省公安厅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了嘉兴、海宁两级警方成功破获“2.23”特大生产、销售微整形假药案。该案共抓获犯罪嫌疑人21名,捣毁非法生产假药地下工厂一家,打掉非法销售囤货仓库窝点5处,扣押肉毒素、麻膏、水光针等假药及无注册证医疗器械共计130多个品种,数量约27万盒,涉案金额超过3亿元。


  

记者在查获的假药中,看到了许多网红产品。


  肉毒素“网红产品”:彩毒、绿毒、粉毒

  玻尿酸“网红产品”:德玛莱斯+


  一盒在朋友圈卖2000~5000不等的肉毒素,终极代理商批发价仅200元;一盒在打水光针前所需的麻膏卖400元,生产地却在一栋农居房里,生产成本包括包装盒才20元。

  警方查获的制造假药的窝点

  

这样的美容产品,你还敢用吗?

卖“高端产品”的都是什么人?

  


  再过几个月,25岁的马某荣做微商就满两年了。1年多前,大专毕业的她随朋友一起从安徽到海宁找工作谋生。

  因为爱美,她经常到租房附近的一家美容店做美容护理。时间久了,她就和美容院的“小姐妹”成了朋友,还互加了朋友圈。



  在“小姐妹”的圈里,她看到了很多以前从没有接触过的美容产品。小姐妹告诉她,这些都是从国外代购回来的“高端产品”,功效包括美白、瘦脸、除皱等。

  马某荣联系上家郑某购买并向他人销售假药微信截图


  “卖出一件就可以赚几百块钱,这比我打工好多了。”马某荣心动了,于是她加入“小姐妹”的团队,成为了一名微商。

  因为自己就有过打瘦脸针的经历,她还在朋友圈晒出了自己的前后对比图。每天,她都能接到来自不同人群的订单,有在美容院工作的,也有在校大学生。



  他们买去后,就在美容院或者一些写字楼里注射。每个月,生意好的时候可以接100多单。一年多下来,她也赚了十几万。

  因为越做越大,她也发展了一百多个“下线”。1月份过年回老家,这是她第一次赚这么多钱,她给家人买了很多年货,觉得格外有面子。


  

微商口中的“海外代购”,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但这样的“好光景”,在今年2月戛然而止了。



  今年2月,海宁警方通过网络巡查发现,有人通过微信朋友圈在销售肉毒素、麻膏、玻尿酸等微整形产品。通过排查民警发现涉嫌售假行为的正是暂住在海宁市周王庙镇的安徽籍女子马某荣。

  经初步侦查,民警发现马某荣长期通过微信等方法向他人销售微整形产品,并从中高额牟利,销售范围遍及全国多个省市。



  随即,民警前往马某荣租房中检查,然而令人意外的是,马某荣的租房内没有任何药品或医疗机械。

  民警在马某荣家中查访

  

也就是说,马某荣还有“上家”。

  鉴于案情复杂,海宁警方迅速成立专案组。今年4月,海宁警方成立6个抓捕小组,分赴江西、河南、广东、安徽等地对涉案人员开展同步抓捕,一举捣毁囤货仓库3个,抓获犯罪嫌疑人马某荣、郑某彤等8人,查获“白毒”、“粉毒”、“黄麻”等假药3100余盒,同时查获德玛莱斯+、贝拉斯特+等无注册证医疗器械25000余盒。


  警方执法中

  这些货的源头究竟在哪儿?民警穷追不舍,又先后分赴吉林四平、广东深圳等地,成功抓获国内顶级代理商吴某、杨某等5人。经审查,上述嫌疑人交代了大多数假药及无证医疗器械产品均为境外供货,通过国际物流非法走私进来。



  也就是说,这些“产品”成分怎么,是否安全,谁都说不准。

除了非法走私,竟然还有自制假药!

  


  原本,案件到这里就该以走私案件结束了,但其中一罐麻膏引起了专案民警的注意:在所有供货商中,只有江西的郑某彤、广东吴某出售麻膏,一罐麻膏的重量在500克~1000克不等,但郑某彤等人的进货价仅为30元~50元不等,明显低于市场价格,如果算上国际物流运输成本,根本没有利润空间,但郑某彤为啥还要销售呢?

  

警方查获的麻膏之一:麻舒痛乳膏



  经过专业机构鉴定,确定查获的这批麻膏是一种粗糙的仿制产品,而生产企业也没有相应资质,其质量根本不达标,应按假药论处。

  也就是说,可能有人在非法生产该类假药!假药危害极大,专案组下定决心,势必要将生产窝点一网打尽,斩草除根。

  专案组民警赶到湖南长沙,以物流点为切入口进行蹲点式侦查。经过一周的蹲守,一辆“湘AK8**4”的轿车进入了民警的侦查视线,该车每天下午不定时到物流发货,而且每次发货均有几个到几十个不等的较大纸箱。



  围绕这辆嫌疑车,民警发现了一个位于长沙市天兴区的囤货仓库,通过对仓库点的蹲守发现,嫌疑人反侦查能力极强,除了发货,其他时间基本呆在仓库点里,不随意外出。

  民警继续耐心等待,终于发现一条有价值的线索:嫌疑车每隔10天左右均往岳麓区方向去一次,但具体落脚点不明,怀疑很可能是到生产点取货。




  随后,民警悄悄跟踪该车。发现车辆进入岳麓山脚下的一个偏僻山村里。这个山村,四周有山体和树木掩护,民警要愿意进入侦查生产窝点,只有一条狭窄的小路可通行,冒然进去,势必打草惊蛇。于是,民警趁半夜,乔装钓鱼者,步行溜进山村,终于在道路深处发现一幢两层的楼房,并在该楼房内发现了多台生产机器,以及一些原材料,此处应该就是生产假药窝点。

  根据前期侦查得到的确切情报,海宁警方抽调30余名警力,兵分7路对涉案团伙成员及生产窝点、囤货仓库进行同步收网,成功抓获以周某华为首的生产假药嫌疑人8人,当场缴获大量假药、生产设备和生产原料。

  

  至此,这起特大生产、销售微整形假药案成功告破。

犯罪嫌疑人:剂量过量对人体有危害,但“利润可观”


  在海宁看守所审讯室里,记者看到了造假药的周某华。本来,三十而立的他打算10月份和未婚妻在家完婚,步入人生下一阶段。现在,等着他的只剩法律制裁了。


  他告诉记者,他大专毕业以后一直在广东做美容生意,经过5年的摸爬滚打手上也积累了很多资源。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得知可以通过自己制造麻膏来获取更高利润。麻膏,是一种在打水光针之前所需的一种麻药,在脸上涂抹至一个硬币厚度,30分钟左右便可有麻醉作用,麻醉可持续20分钟左右。

  “投资几万块,每个月就能赚几万块,谁不心动?”周某华表示,虽然知道剂量调不好会给有高血压、心脏病的人带来危害,但是利润很客观。于是今年3月份他开始组织团队生产,而配方则是从网上找来的。



  

  以“麻舒痛乳膏”为例,从外观看,这个麻膏和台湾的麻膏一模一样,唯一的区别就是里面的配方。制作这样一盒500克的麻膏,周某华的成本在20元左右,然后以25元~35元不等的价格批发卖给顶级经销商,经销商再加价卖给代理,到消费者手上,就翻了20倍变成400元的市价了。

微商“代购”产品真的又好又便宜?

  


记者给你算笔账

  “一些美容院或者微商宣称员工来自美妆培训班,或是到韩国受训,几周乃至几天就学成出师,这完全不靠谱。速成培训不能赋予商家从事医疗美容的合法性,未经国家相关管理机构资质认证,就没有资格注射针剂或开展手术。”嘉兴市公安局食品药品环境违法犯罪侦查支队支队长马燕平表示。



  对药品、针剂、激光、超声刀等药械的使用,食药监部门也有明确要求。例如,肉毒素属于国家管控药,必须经过合法的采购流程才能获取,微商、美发店不可能拿得到正规药。

  “微整形看起来微创、省事,但安全要求一点也不低。外行并不了解血管解剖结构,也基本不懂药剂使用,存在极高的毁容风险。”中国整形美容协会抗衰老分会会长赵启明告诉浙江在线记者,市面上曾流行过假的注射用玻尿酸和肉毒素,因价格便宜而受到青睐。这些廉价玻尿酸,实际上很可能是国家禁用药奥美定,而一些所谓走私肉毒素,注射后可能导致肌无力。



  但为啥总还有那么多人选择通过微商来购买呢?分析下来,受害者大多有两种错误观念:一、这是海外代购,国外的东西总比国内好;二、微商没有店面不需要交税,东西肯定比正规的医疗美容机构便宜。

  然而,事实真是如此吗?通过非法走私途径进入国内的产品,没有任何官方机构对其成分进行过检测,质量如何比?


  再看价格,按犯罪嫌疑人交代,一盒100单位的肉毒素,卖给消费者大约2000元~5000元不等。但是,记者询问了浙江省新华医院整形美容科主任宋震坤医师和杭城某正规医疗美容机构医师郭晓波,他们都表示,在正规医院注射费用其实也就只需1000元~4000元。

扫码关注群控系统-程硕全球流量体验中心
程硕聚合群控软件

 
打赏
 
更多>同类微商学院

推荐图文
推荐微商学院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